福客风俗网,飞刀花鼓

新闻人物

height=”11%”>

height=”11%”>

大师邹忠新

这是成都的瑰宝,这是老成都民间文化艺术的精华!昨日下午,“成都故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专潮在市群艺馆故事大厅拉开帷幕,一场老成都民间文化艺术的盛宴让所有到场的人过足了瘾。

这是成都的瑰宝,这是老成都民间文化艺术的精华!昨日下午,“成都故事
‘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场”在市群艺馆故事大厅拉开帷幕,一场老成都民间文化艺术的盛宴让所有到场的人过足了瘾。

邹忠新,四川安岳人。四川金钱板表演大师。幼年拜师学艺,14岁后在成都说唱。新中国成立后,历任成都市曲艺队副队长,成都市曲艺团副团长、艺术指导,中国曲艺家协会四川分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擅演曲目有长篇《武松传》、《岳飞传》、《乾隆访江南》,编演长篇新书《激浪丹心》等。2006年中国曲艺牡丹奖评选中,获得终身成就奖。

道情、飞刀花鼓、荷叶、金钱板、闹年锣鼓……当一个个濒临失传、急待抢救的老成都民间艺术登上故事舞台,大厅内掌声雷动,每一个人都被震惊了!

道情、飞刀花鼓、荷叶、金钱板、闹年锣鼓……当一个个濒临失传、急待抢救的老成都民间艺术登上故事舞台,大厅内掌声雷动,每一个人都被震惊了!

1964年的一天,老成都总府路17号,成都群艺馆的五月文化服务社内人山人海,邹忠新的专场表演让这里成为那时成都最闹热的地方……

邹忠新、刘涛、牟庆云、谢赤非……当一位位仍在自己曲艺中坚守的成都民间艺人陆续亮相,深藏在他们背后的那些老故事也浮出了水面。

邹忠新、刘涛、牟庆云、谢赤非……当一位位仍在自己曲艺中坚守的成都民间艺人陆续亮相,深藏在他们背后的那些老故事也浮出了水面。

42年后,2007年1月2日,新年的第二天,成都群艺馆新馆的故事大厅。金钱板大师邹忠新率领三位爱徒,以84岁的高龄再次举办个人专场表演。大师登台,盛况更胜当年……

这些故事中,有坚持有等待,也有无奈和期盼……

这些故事中,有坚持有等待,也有无奈和期盼……

这是本报和成都群艺馆联合组织的“成都故事·百家谈”在2007年的第一场故事会,这更是自1964年后成都市民们等待了42年的邹忠新个人专场。

“我们只有一个简单的心愿——让更多市民了解、保护这些成都的瑰宝。让它们能传承下去。”市群艺馆馆长龙瑜生告诉记者。

“我们只有一个简单的心愿——让更多市民了解、保护这些成都的瑰宝。让它们能传承下去。”市群艺馆馆长龙瑜生告诉记者。

42年了,邹老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但他的技艺却比42年前更加炉火纯青。当他敲响金钱板和荷叶,张口一唱,大厅内掌声如雷,抑扬顿挫的声腔和竹板有节奏的击打让人如痴如醉……

现场故事

现场故事

A师傅亮相

闹年锣鼓 不一般的锣鼓琴声

闹年锣鼓 不一般的锣鼓琴声

演50年没唱过的段子

下午3点,成都故事“非物”专场正式开始,不出我们意外,故事大厅又是一场爆满。第一个登台的是昨日所有艺术中最热闹的——闹年锣鼓。

下午3点,成都故事“非物”专场正式开始,不出我们意外,故事大厅又是一场爆满。第一个登台的是昨日所有艺术中最热闹的——闹年锣鼓。

昨日是新年的第二天,邹忠新大师的专场表演成为了许多市民新年的第一个期待。虽然才下午3点,成都群艺馆故事大厅内早早地就没有了空位。邹老身穿大红褂子,看起来喜庆而精神。42年后再次举办个人专场表演,邹老还是有点激动,一直笑眯眯的。

“锣鼓谁没听过,每逢过年过节到处都是锣鼓喧天。但是今天的给大家表演的锣鼓可不是一般的锣鼓哦。”主持人的一番话顿时勾起了大家的兴致。

“锣鼓谁没听过,每逢过年过节到处都是锣鼓喧天。但是今天的给大家表演的锣鼓可不是一般的锣鼓哦。”主持人的一番话顿时勾起了大家的兴致。

昨日他带来的第一个节目是金钱板“乾隆闹河坝”。这是金钱板艺术中的一个经典老段子,邹老一报名字,立即引起了台下许多老成都的附和。只见邹老竹板一响,先“亮招牌”(为曲艺表演术语,指在正式开场前先表演金钱板的各种击打方式),顿时就是满堂彩。

只见4个人背着锣鼓、琴弦上了台,面向观众坐了下来。琴弦轻挑,锣鼓声顿时响起来了。“咚咚-当!咚咚-当当1喜庆的锣鼓声中,悠悠琴声一直穿插其中,动人心弦。

只见4个人背着锣鼓、琴弦上了台,面向观众坐了下来。琴弦轻挑,锣鼓声顿时响起来了。“咚咚-当!咚咚-当当!”喜庆的锣鼓声中,悠悠琴声一直穿插其中,动人心弦。

“岩上松柏岩下花……乾隆皇帝5月5日到江南转河坝,河坝上正在把龙船划……”邹老的川剧唱腔韵味十足,竹板花样别出,表演到高潮处还模拟武打动作,让人觉得耳朵眼睛都不够用了。邹老说,这个段子说的是乾隆第三次下江南的故事,他已经有50年没有表演过了。因为这是几十年后的第一个专场,特意选这个段子作为新年礼物送给大家。

“闹年锣鼓”在老成都农村是很常见的。上世纪50年代,咱们成都金堂的“闹年锣鼓”还打进了北京,在人民大会堂表演过。但由于种种原因,现在这样的艺术形式已日渐流失。群艺馆专家告诉记者,这个锣鼓队是他们在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时发现的,是目前成都保存最完整的闹年锣鼓,锣鼓中还保留着很多川剧元素。“可惜,现在也就剩下这几个人了。”

“闹年锣鼓”在老成都农村是很常见的。上世纪50年代,咱们成都金堂的“闹年锣鼓”还打进了北京,在人民大会堂表演过。但由于种种原因,现在这样的艺术形式已日渐流失。群艺馆专家告诉记者,这个锣鼓队是他们在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时发现的,是目前成都保存最完整的闹年锣鼓,锣鼓中还保留着很多川剧元素。“可惜,现在也就剩下这几个人了。”

小故事

道情 “三战吕布” 竹琴三破

道情 “三战吕布” 竹琴三破

老北东街有个忠新书场

道情也是一种现在很难见的艺术。昨日,来自“道情世家”的表演让大伙洗了一把眼睛。

道情也是一种现在很难见的艺术。昨日,来自“道情世家”的表演让大伙洗了一把眼睛。

上个世纪,邹老的金钱板和荷叶艺术表演红透了老成都,在老成都的北东街就曾经有一个著名的“忠新书场”,是邹忠新的个人表演专门场所。据邹老回忆,这个书场是1947年开的,以前名字叫“岁寒春茶楼”,他自己将其改名为“忠新书场”,在这里举行自己的个人专场表演。每次表演的时候,这里座无虚席,门口拉客的车子堵塞了半条街。

表演者是谢赤非,一身长衫,手抱竹琴。他走上舞台,手拍竹琴,云板一响一亮嗓,现场顿时掌声如雷。昨日,他带来的表演是“三战吕布”片段,这是道情艺术的一个传统段子。铿锵拍击中,谢赤非时快时慢,声音时而高亢入云,时而低沉婉转,抓住了现场每一个人的心。

表演者是谢赤非,一身长衫,手抱竹琴。他走上舞台,手拍竹琴,云板一响一亮嗓,现场顿时掌声如雷。昨日,他带来的表演是“三战吕布”片段,这是道情艺术的一个传统段子。铿锵拍击中,谢赤非时快时慢,声音时而高亢入云,时而低沉婉转,抓住了现场每一个人的心。

B徒弟助兴

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刀来枪往剑气如虹,谢赤非越说越快,声音越来越高,竹琴拍击也越来越重……只听得“蹦”的一声,琴面竟被拍破。

虎牢关三英战吕布,刀来枪往剑气如虹,谢赤非越说越快,声音越来越高,竹琴拍击也越来越重……只听得“蹦”的一声,琴面竟被拍破。

三个爱徒纷纷亮绝技

在观众的掌声中,谢赤非重换琴面,继续表演,到豪迈处却又情不自禁……不到10分钟的表演过程,谢赤非的琴破了三次。

在观众的掌声中,谢赤非重换琴面,继续表演,到豪迈处却又情不自禁……不到10分钟的表演过程,谢赤非的琴破了三次。

第一个节目表演完后,患有严重高血压的邹老被人搀下台休息。接下来大师的三位爱徒送上了精彩的表演,给师傅的专场助兴。

飞刀花鼓 歌声曼妙 飞刀不落

飞刀花鼓 歌声曼妙 飞刀不落

这三位徒弟是余公正、李国仲、钟景生,他们跟随邹老学艺几十年,深得大师真传,已经是成都曲艺界有名的金钱板表演艺术家。他们的表演也非常到位,余公正的“秀才过沟”讽刺幽默,让人哈哈大笑;李国仲的“武松赶会”绘声绘色,让人身临其境;钟景生表演的则是邹老为锦江专门创作的新段子,熟悉的锦江、相同的感受,令现场掌声不断……

如果说道情让大家感觉豪迈激越,那接下来的“飞刀花鼓”则更让大家惊呼连连。

如果说道情让大家感觉豪迈激越,那接下来的“飞刀花鼓”则更让大家惊呼连连。

爱徒们表演的时候,邹老一直坐在台下,眼睛看不见他就侧耳细听,手还跟着竹板的节奏在腿上轻轻拍打。当钟景生模拟在锦江上划船的动作时,老人也摇摆身子,在台下大声喊起了“嘿哟嘿哟”的划船号子……

“飞刀花鼓”也曾是红遍老成都的一门艺术,但现在已很难看到。表演者是两人对唱,唱的过程中,一人敲鼓,另一人手持三把飞刀,换着花样不断抛向天空。整个表演中,鼓声唱声不断,飞刀不落。

“飞刀花鼓”也曾是红遍老成都的一门艺术,但现在已很难看到。表演者是两人对唱,唱的过程中,一人敲鼓,另一人手持三把飞刀,换着花样不断抛向天空。整个表演中,鼓声唱声不断,飞刀不落。

小故事

红纱衣,绿纱衣,珠翠满头。纱衣上绣着美丽的花、缀着闪光的亮片……两名美丽的表演者一登台,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等到鼓声响起,表演者曼声清唱。这时,已是彩袖飘飘,飞刀在纤细的手中飞舞。市民们盯着飞刀,屏住呼吸。直到表演结束,大家才回过神,想起鼓掌。

红纱衣,绿纱衣,珠翠满头。纱衣上绣着美丽的花、缀着闪光的亮片……两名美丽的表演者一登台,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等到鼓声响起,表演者曼声清唱。这时,已是彩袖飘飘,飞刀在纤细的手中飞舞。市民们盯着飞刀,屏住呼吸。直到表演结束,大家才回过神,想起鼓掌。

跟收音机学邹忠新

荷叶 大师出手 绝响绕梁

荷叶 大师出手 绝响绕梁

邹忠新大师一生收徒上千人,不过真正坚持这门传统艺术的却只有几个。余公正、李国仲、钟景生就是其中三位,因为对金钱板艺术的深爱,他们跟随邹老学艺都有几十年了。余公正告诉记者,他以前在部队文工团,最开始听电台播放邹老师的金钱板,然后就跟着收音机学唱腔,后来才托人介绍,拜在老师门下。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金钱板艺术,邹老曾经带着他们到中学、大学巡回表演了上百场,效果非常好。

邹忠新,金钱板、荷叶表演大师、中国曲艺牡丹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他的加入绝对是许多市民期待的最大理由。

邹忠新,金钱板、荷叶表演大师、中国曲艺牡丹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他的加入绝对是许多市民期待的最大理由。

C推向高潮

搀扶着邹老上台,主持人先给大家摆了个关于荷叶的小故事。据说,成都以前有个川剧团不景气,结果就垮了。大家把团里的东西分了,然后一哄而散。剧团里的一名鼓师抢慢了,只抢到半扇苏铰。后来,就为这半扇苏铰再加上一副檀板,才成就了如今的荷叶艺术。“你们看这像不像荷叶?它由此得名。”邹老举起手里飘着彩色绸子的半副苏铰,笑呵呵地说,荷叶有8种打法,唱腔里面是“川剧生旦净末丑”啥都有。

搀扶着邹老上台,主持人先给大家摆了个关于荷叶的小故事。据说,成都以前有个川剧团不景气,结果就垮了。大家把团里的东西分了,然后一哄而散。剧团里的一名鼓师抢慢了,只抢到半扇苏铰。后来,就为这半扇苏铰再加上一副檀板,才成就了如今的荷叶艺术。“你们看这像不像荷叶?它由此得名。”邹老举起手里飘着彩色绸子的半副苏铰,笑呵呵地说,荷叶有8种打法,唱腔里面是“川剧生旦净末丑”啥都有。

表演前先讲荷叶来历

邹老昨日给大家带来的节目是《如来佛和高级手机》,这是他新创作的段子。“荷叶檀板敲起来,听我唱一段好奇哉、好怪哉。如来佛站在莲台上观看世界,猛听见奇怪的声音来自人间……这是高级收集高级品牌,能录音,能录像……这是人间科学大世界……”不同的敲打节奏中,邹老用川剧的不同唱腔模仿如来佛、小仙等的对话,赢得观众哈哈大笑。

邹老昨日给大家带来的节目是《如来佛和高级手机》,这是他新创作的段子。“荷叶檀板敲起来,听我唱一段好奇哉、好怪哉。如来佛站在莲台上观看世界,猛听见奇怪的声音来自人间……这是高级收集高级品牌,能录音,能录像……这是人间科学大世界……”不同的敲打节奏中,邹老用川剧的不同唱腔模仿如来佛、小仙等的对话,赢得观众哈哈大笑。

休息了片刻后,在所有观众的掌声中,邹老再次登上了舞台。这次他带上来的家伙是半副苏铰和一副檀板。这是用来表演荷叶的。

“真是绕梁绝响!这样好的表演,真是看一次少一次。”观众感叹地说!

“真是绕梁绝响!这样好的表演,真是看一次少一次。”观众感叹地说!

荷叶又称为“半边川剧”,有8种打法,唱腔里面川剧的“生旦净末丑”啥都有。传说成都以前有个垮台的川剧团,大家把团里的东西都分了,当时剧团的一名鼓师只抢到半扇苏铰,后来,鼓师就为这半扇苏铰再加上一副檀板,创造出了如今的荷叶艺术。

人物故事

人物故事

重新上台的邹老非常激动,先给大家摆了这个荷叶的故事,然后又分别表演了8种打法,最后才正式表演了准备的节目“现代愚公移山”。清脆的苏铰敲打声配上铿锵的檀板节奏,荷叶独特的艺术魅力立即让大家沉醉其中……

邹忠新:恨不得把脑壳头的东西都挖出来

邹忠新:恨不得把脑壳头的东西都挖出来

小故事

邹老已经83岁高龄。眼睛看不清了,腿脚也不方便了。昨日,他是被群艺馆专车专人接到现场的。在别人表演的时候,邹老就拄着拐杖,安静地坐在一旁。中式衣衫,圆圆的脸上满是慈祥,头发已经差不多掉光。只剩下头顶一点白发。看不见台上的表演,他就侧耳听。

邹老已经83岁高龄。眼睛看不清了,腿脚也不方便了。昨日,他是被群艺馆专车专人接到现场的。在别人表演的时候,邹老就拄着拐杖,安静地坐在一旁。中式衣衫,圆圆的脸上满是慈祥,头发已经差不多掉光。只剩下头顶一点白发。看不见台上的表演,他就侧耳听。

邹老曾收下个澳洲女弟子

记者采访的时候,邹老递过他的名片。上面是几竿中国画的竹,邹老的头像,还有一首《西江月》、一首“我的小传”。“金钱纵横天下,竹板意气风发;打唱表演一体化……”道尽了邹老一生的成就。“这是我儿子帮我设计的。还要得哈。”80多岁的老人像个孩子一样向我们“显摆”着。

记者采访的时候,邹老递过他的名片。上面是几竿中国画的竹,邹老的头像,还有一首《西江月》、一首“我的小传”。“金钱纵横天下,竹板意气风发;打唱表演一体化……”道尽了邹老一生的成就。“这是我儿子帮我设计的。还要得哈。”80多岁的老人像个孩子一样向我们“显摆”着。

金钱板和荷叶是四川民间艺术的绝活,在国内乃至世界都非常有名,作为金钱板、荷叶大师的邹老也非常有名,有许多人来拜访他,跟他学艺。邹老说,四川的金钱板在省外许多地方都有,以前有个上海的演出团体来拜访他,这个团体就是用荷叶进行表演,不过又配上了舞蹈,非常好;还有湖南有三个少数民族女孩也学了金钱板,三个人一起表演“三女夸夫”;还有西藏军区文工团也有个金钱板节目,名字叫“雪地追匪”。

邹老自称除了眼睛不好,其他都好,能吃能睡能表演。果然,后来上台的时候,他声音洪亮,神采飞扬。邹老的夫人告诉记者,老头子有高血压,身体其实并不好。现在他一天在家头还是搞创作,每天想起啥就用录音机录下来,晚上儿子回家后再一点点整理成文字。“我就是恨不得把脑壳里头的东西全部挖出来。”邹老说。

邹老自称除了眼睛不好,其他都好,能吃能睡能表演。果然,后来上台的时候,他声音洪亮,神采飞扬。邹老的夫人告诉记者,老头子有高血压,身体其实并不好。现在他一天在家头还是搞创作,每天想起啥就用录音机录下来,晚上儿子回家后再一点点整理成文字。“我就是恨不得把脑壳里头的东西全部挖出来。”邹老说。

此外还有许多老外闻名前来拜师学艺。邹老曾经收过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女弟子,邹老记得在家里教这个女徒弟的时候,经常有很多邻居来看稀奇。他说这个女徒弟以前就是学打击乐的,学起金钱板、荷叶来,悟性很高,一学就会。

“邹爷爷,你现在还在收徒弟没得?”记者问。“收啥子徒弟?只有几个业余的了。现在还有哪个愿意来学金钱板、荷叶?”

“邹爷爷,你现在还在收徒弟没得?”记者问。“收啥子徒弟?只有几个业余的了。现在还有哪个愿意来学金钱板、荷叶?”
邹老的回答是个反问,让周围的人都沉默了。

D临时加演

邹老的回答是个反问,让周围的人都沉默了。

谢赤非:被父亲抓回来学道情

邹老高兴舍不得下台

谢赤非:被父亲抓回来学道情

没穿长衫的时候,32岁的谢赤非看起来很时髦。没有人能想到他会道情。

考虑到邹老年事已高,昨日的演出专场原本计划邹老只表演两个节目。但表演完“愚公移山”后,邹老却不肯下台了。“难得今天又搞专场,我硬是高兴哇,都舍不得下台了。我还要给大家表演一个。”邹老的临时决定让在场的观众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没穿长衫的时候,32岁的谢赤非看起来很时髦。没有人能想到他会道情。

谢赤非的父亲谢慧仁是成都有名的道情艺术家,成都曲艺团国家二级演员。谢赤非从小就听父亲唱道情,他真正开始学这门艺术还只是一年前的事情,尽管当时他心里并不情愿。

临时加演的节目是荷叶,邹老给大家带来的是关于诸葛亮的一个传统剧目片段。这一段讲述的是隐居在茅庐的诸葛卧龙自叙身世,分析天下大势。邹老一边敲击手中的苏铰、檀板,一边娓娓道来,从汉天子到董卓之乱、再到桃园三结义……邹老的唱腔抑扬顿挫,沉郁有力,直指人心。等到表演结束,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站起来,用如雷的掌声表达对邹老和他的表演的热爱。

谢赤非的父亲谢慧仁是成都有名的道情艺术家,成都曲艺团国家二级演员。谢赤非从小就听父亲唱道情,他真正开始学这门艺术还只是一年前的事情,尽管当时他心里并不情愿。

一年前,谢赤非在绵阳工作,做网络技术,每个月少说也有2000多块。可是由于父亲没有找到道情传人,就将他从绵阳抓回来,逼着学起了这个。学着学着,谢赤非也就想通了。“这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保护的对象,不能到我父亲这里就断代失传吧。”谢赤非告诉记者,他其实也很喜欢这个东西。现在他利用业余时间继续做网络方面的工作,主要的精力都放在这个道情的学习上了。

小故事

一年前,谢赤非在绵阳工作,做网络技术,每个月少说也有2000多块。可是由于父亲没有找到道情传人,就将他从绵阳抓回来,逼着学起了这个。学着学着,谢赤非也就想通了。“这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保护的对象,不能到我父亲这里就断代失传吧。”谢赤非告诉记者,他其实也很喜欢这个东西。现在他利用业余时间继续做网络方面的工作,主要的精力都放在这个道情的学习上了。

谢赤非也认识不少道情艺人。他告诉记者,现在还在搞道情的已经不多了,愿意学并且能够坚持的就更少了。他说自己和父亲都希望能够再找传人,再收徒弟,把道情传承下去。

得了大奖先整10个包子“润起”

谢赤非也认识不少道情艺人。他告诉记者,现在还在搞道情的已经不多了,愿意学并且能够坚持的就更少了。他说自己和父亲都希望能够再找传人,再收徒弟,把道情传承下去。

刘涛:飞刀花鼓只剩两个传人了

邹老一生节俭,最爱吃的是肉包子。据说邹忠新获得牡丹奖后,政府给他发了三万块奖金。抱着这么多钱,邹老师和师娘在家里有了一段对话。

刘涛:飞刀花鼓只剩两个传人了

刘涛是个美丽的女子,只是有些瘦弱和单薄。但她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却是英姿飒爽,飞刀耍起来就像武侠小说中一样神奇。

师娘问:“这么多钱,拿来干啥子?”邹老说:“先吃一顿再说。”师娘又问:“那买排骨来吃,要不然就炖肉?”邹老说:“不干,起码要扎扎实实整顿好的。”师娘有点烦了,“那你说整啥子才是好的嘛?”邹老想了半天,然后大声地说:“买包子,先买10个包子来润到起。”邹老的幽默由此可见一斑。

刘涛是个美丽的女子,只是有些瘦弱和单保但她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却是英姿飒爽,飞刀耍起来就像武侠小说中一样神奇。

刘涛的技艺也是祖传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就在练这个了。可是传到她这一代也就剩下她。为了更好地传承这门艺术,刘涛的父亲专门请来连箫艺人牟庆云。现在飞刀花鼓的传人只有她们俩了。

刘涛的技艺也是祖传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就在练这个了。可是传到她这一代也就剩下她。为了更好地传承这门艺术,刘涛的父亲专门请来连箫艺人牟庆云。现在飞刀花鼓的传人只有她们俩了。

刘涛告诉记者,省曲艺团以前也专门请过她当老师,教别人学飞刀花鼓。不过这可不是好练的。稍不注意,手就会抓到刀刃上去。后来,学的人就渐渐少了,以前会的人也有很多改行了。

刘涛告诉记者,省曲艺团以前也专门请过她当老师,教别人学飞刀花鼓。不过这可不是好练的。稍不注意,手就会抓到刀刃上去。后来,学的人就渐渐少了,以前会的人也有很多改行了。

我们采访刘涛的时候,她的小女儿一直在旁边玩耍。小姑娘很清秀,眼睛大大的黑黑的,她会不会是另一个飞刀花鼓传人?
“这个要看孩子自己的兴趣,毕竟社会是现实的,她有她自己的人生和未来。”刘涛说。

我们采访刘涛的时候,她的小女儿一直在旁边玩耍。小姑娘很清秀,眼睛大大的黑黑的,她会不会是另一个飞刀花鼓传人?

人物访谈

“这个要看孩子自己的兴趣,毕竟社会是现实的,她有她自己的人生和未来。”刘涛说。

成都一直在努力

人物访谈

市群艺馆馆长龙瑜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成都历史文化悠久,有着丰富的民间文化艺术,这些就是成都的瑰宝。现在,成都已有四项上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目前,成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已出来,荷叶、飞刀花鼓、道情等都榜上有名。

成都一直在努力

为了挽救这些瑰宝,在成都市委、市政府的主导下,我们成都正在积极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群众艺术馆主要做一些具体的工作。这些濒临灭亡、急待抢救的民间艺术和传承这些艺术的艺人都是我们工作的主要对象。

市群艺馆馆长龙瑜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成都历史文化悠久,有着丰富的民间文化艺术,这些就是成都的瑰宝。现在,成都已有四项上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目前,成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已出来,荷叶、飞刀花鼓、道情等都榜上有名。

今天的活动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我们希望能用类似故事专场这样的形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关心这些老成都的瑰宝,通过宣传,提升市民的保护意识,让它们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

为了挽救这些瑰宝,在成都市委、市政府的主导下,我们成都正在积极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群众艺术馆主要做一些具体的工作。这些濒临灭亡、急待抢救的民间艺术和传承这些艺术的艺人都是我们工作的主要对象。

记者手记

今天的活动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我们希望能用类似故事专场这样的形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关心这些老成都的瑰宝,通过宣传,提升市民的保护意识,让它们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

百姓喜爱的就不会消亡

记者手记

对所有喜爱老成都民间艺术的人来说,昨天两个多小时的“非物”专场实在是太短了。以至于故事会结束了,很多人还留在大厅,留在邹忠新老师的身边,久久不愿离开。

百姓喜爱的就不会消亡

看着这些舍不得离开的市民,记者心里还是暖洋洋的。因为他们脸上的热情与光彩告诉我:对于这些民间瑰宝,我们的市民是打心眼喜爱的。

对所有喜爱老成都民间艺术的人来说,昨天两个多小时的“非物”专场实在是太短了。以至于故事会结束了,很多人还留在大厅,留在邹忠新老师的身边,久久不愿离开。

一位普通的成都市民唐杰仅仅是因为喜爱邹忠新老师的表演,创作了长达820个字的方言诗歌讲述邹老不平凡的一生;成都市图书馆组织专人对邹忠新老师进行3个多月的跟踪拍摄,只为将大师的艺术制成视频资料,永久保存……

看着这些舍不得离开的市民,记者心里还是暖洋洋的。因为他们脸上的热情与光彩告诉我:对于这些民间瑰宝,我们的市民是打心眼喜爱的。

只要是百姓喜爱的,就不会消亡。更何况,还有我们政府对这些民间艺术的大力扶持,还有我们各个部门为挽救这些民间艺术所作的种种努力!

一位普通的成都市民唐杰仅仅是因为喜爱邹忠新老师的表演,创作了长达820个字的方言诗歌讲述邹老不平凡的一生;成都市图书馆组织专人对邹忠新老师进行3个多月的跟踪拍摄,只为将大师的艺术制成视频资料,永久保存……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探询: 异彩纷呈
生机勃勃的文化晋中下篇新闻:民俗创佳:感受成都民俗 零距离看变脸[图]
图片 1图片 2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印象陕西:蓝田日暖玉生烟·明清时期的器乐·宋元时期的器乐·宋元时期的杂剧与南戏·宋元时期的词曲音乐·宋元时期的城乡音乐活动与散乐

只要是百姓喜爱的,就不会消亡。更何况,还有我们政府对这些民间艺术的大力扶持,还有我们各个部门为挽救这些民间艺术所作的种种努力!

责任编辑:西河 上篇文章:永嘉乐清跻身“千年古县”下篇新闻:绝技表演 老调归来
成都故事 观众叫绝
图片 1图片 2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怀仁旺火·米塑木雕鲁迅:民间工艺美术中的形象[多图]·中草药其他类–油茶油·中草药其他类–昆布·中草药其他类–青黛·中草药其他类–灵芝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