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兵败祁连山的检查秘史,西路军余部的悲痛历程

图片 2

原文标题:惨烈悲剧:西路军兵败祁连山的检讨秘史 石窝会议
3月12日,在梨园堡激战的当晚,徐、陈向中央发出了十万火急的告急电: 军委:
西流沟激战四日五夜,敌集团强攻,我火力弱,死战堡内外。又因无弹少粮,昨日我伤亡七百名。早移梨园堡,寨房小,又多近山,敌三个骑旅及步兵两三个团随至猛攻。
九军子弹每人只有几发,损两个多团,海松牺牲,玉清、厚发等带彩。行百里到番地康龙寺。敌骑在白天扑灭我二团全部共三四百人,现全军不足五团,在野外老林中食骡马,续死战。
现百分之七十系彩病员,无日夜不战,弹药几尽,疲乏过大,挖堡寨不易,现全军决死斗待援,希望速配合反攻。
徐陈十二日一时
3月13日,在青石山战斗的同时,西路军再次向中革军委和党中央告急,请求火速增援:
军委并告中央:
我们十三日晨被敌猛迫进到西洞堡西边九十里祁连山腹,全在山上露营,现敌已赶到,正持战中。
西路军现不足三个团,虽精神团结,斗志坚决,但子弹几尽,日夜连续血战,受挫极大。
附近皆高山险路,转移困难,在这紧急情况下,望援西军火速前进,估计援军全部或大部若能于五日内渡过黄河,先头部队渡河后即向凉州进逼,则围可立解。西路军现存的大批干部及积极分子可以保存,并可协同援军解决二马,否则全部危险性极大。时迫词切,望即复示,并争取白天与我们通报。
徐、陈、军政委会
3月13日24时,军委主席团就西路军危急的时刻的行动方针问题答复徐、陈,要他们采取特殊方法保存一部分力量:
徐、陈:
你们现已处于特殊情况之下,已不是一般方法所能解决问题,必须立即采取特殊方法达到保存一部力量的目的。因此,我们向你们提出下列两种方法,请你们考虑决定一种:
率现存三团人员向蒙古边境冲去。 率现存的三团人员打游击战争。
以上方法不论采取哪一种,均需将伤病员安置民间,均须采取自主自动姿势,均须轻装,均须采取变化不测的战术。
主席团
祁连山的群山里,在一座较大的山峰,山头光秃秃的,东面一带是悬崖峭壁,崖下有一个很大的石坑,堆积着一块块巨大的怪石,裕固人将这个地方叫“石窝”。突围而出的红西路军余部,都聚集在这里。
3月14日,石窝山头气氛悲壮肃穆,情景壮烈感人。
山下数万马步芳骑兵布下了一道道包围圈,好似一条条毒蛇,紧紧缠绕着红军战士坚守的山头。敌人点燃的一堆堆篝火,像毒蛇吐出的团团烈焰,吞噬着山脚的牧草。时而发出的一阵阵枪炮声,震荡峡谷。
山头,壮烈牺牲的西路军烈士们,有的怒目圆睁,仰望苍穹;有的俯身大地,怀恨离去。幸存的指战员们胸中悲愤满腔,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忍着饥饿,迎着凛冽寒风,默默围坐在布满冰雪的山石上休息。
面对险恶局势,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决定召开师、团以上干部会议,确定部队下一步的行动。天黑时分,在山垭口指挥部队刚击退了敌人最后一次进攻的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红三十军政委李先念、军长程世才接到通知后,便拖着疲惫的双腿,向石窝山顶走去。到会的师、团以上的干部还有二三十人,大家见了面,都你看我,我看你,在战场上一个个顽强得像铁一般的汉子,这时忍不住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3月14日傍晚,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的最后一次会议在石窝山头举行。会上陈昌浩提出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第一,陈昌浩、徐向前离开部队,回陕北向党中央汇报西路军失败的情况。
第二,剩下的部队分散在祁连山去打游击,保存现有力量,待刘伯承同志率领的援西军过黄河以后,再去会合。
第三,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先念、李卓然、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等人参加,统一指挥剩余部队的行动。李先念负责军事领导,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
这三个问题,与会的其他人员都表示同意。
但对徐、陈离队的决定,由于陈昌浩事前没来得及征求徐向前的意见,使徐向前毫无思想准备,表示不愿意离开部队。他向陈昌浩提出:“我不能走,部队打了败仗,我们回去干什么?”“我们不能在部队处境最困难的时候离开,我要跟部队一起走,大家死死在一起,活活在一起,将来听候中央的决定。”徐向前说话的时候,大家都心酸地低下了头。陈昌浩对徐向前说: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你如果留下,目标太大,个人服从组织,不要再说什么了。
对于离开部队的事情,多年以后徐向前还感觉到“疚愧良深”。他在回忆录里说:“散会后,我还想动员陈昌浩,不要回陕北。我拉着他的手,恳切地说:昌浩同志,我们的部队都垮了,孤家寡人回陕北去干什么,我们留下来,至少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我看还是不要走吧!陈昌浩很激动地说:不行,我们回去要和中央斗争去!他要斗争什么呢?无非是西路军失败的责任问题。我那时的确不想走,但没有坚持意见,坚决留下来。事实上,李先念他们,并不想让我走。我迁就了陈昌浩的意见,犯了终身抱憾的错误,疚愧良深。如果我留下来的话,军心会稳定些,最低限度可以多带些干部到新疆去。”[徐向前:《历史的回顾》,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第369页。]
就这样,会议做出了徐、陈脱离部队和设法保存基干的决议。3月14日晚,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成员联名向党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出了最后一份电报:
中央及军委:
今天血战,部队无弹,饥渴,损失甚大,已战到最后,确实现存两团余兵力,伤亡及牺牲团级干部甚多,只有设法保存基干。
军政会决定徐、陈脱离部队,由卓然、先念、李特、传六、树声、世才、黄超、国炳等组工作委员会,先念统一军事指挥,卓然负政治领导,受工委直接指挥。
西路军坚决执行党中央正确路线,绝无对南下时期曾一时反五次“会剿”,这是国焘错误,从未继续。不过对敌情、我力、地形的特情,西路军原力并不能单独战胜二马。望重新估计各军和客观事实。
徐、陈、李、李、李、世、树、曾
电报向中央汇报了徐、陈脱离部队和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的情况,特别向中央申辩:西路军是坚决执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绝无和从未继续南下时期的“国焘错误”。西路军的失败是敌情、我力、地形等特殊情况综合作用的结果。
对于下一步西路军的具体行动方向,石窝会议也提出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有的人提出,沿祁连山往东打游击,可以伺机打回陕北去。有的人认为,目前东面敌人重兵云集,正严密搜索,如果向东,易遇到敌人锋芒,难于突破堵截回到陕北,不如沿祁连山西行,摆脱敌人追击,寻地休养生息,再图他举。两种意见,一时在会上未能统一。因此,会议只是初步提出了分兵的意向,由于要乘夜色躲避敌人的追击,会议并没有对分兵的具体安排和时间做出决定。3月14日午夜时分,部队开始分散转移。至此,西路军西进的战略行动以失败而告结束。
class=’page’>上一页1

西路军余部的悲壮历程:血染红旗飘祁连

2016-06-28 23:05:58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1937 年3 月14
日夕阳西下时分,肃南县康乐乡石窝山,西路军总部和第九军剩下的部分同志,在三十军二六八团掩护下,集中到了石窝山头,举行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会议,会议作出三项决定:第一,将现有3000
多人就地分散游击,保存力量,待刘伯承率领的援西军渡过黄河以后,再去会合;第二、陈昌浩和徐向前离开部队,回陕北延安向党中央汇报;第三,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8
人组成。李先念负责军事指挥,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新编成的三个支队是:王树声、朱良才率九军剩下的300
多步兵和100 多骑兵为右支队,约500
人,到右翼大山打游击;毕占云、张荣率特务团一部、伤病员、妇女团余部及总部干部为一个支队,就地坚持游击战;李先念、程世才、李天焕率三十军千余人为左支队,到左翼大山打游击。西路军工委会随左支队行动。

血染红旗飘祁连

图片 1

西路军余部的悲壮历程:血染红旗飘祁连

2016-06-28 23:05:58 来源:说历史网

1937 年3 月14
日夕阳西下时分,肃南县康乐乡石窝山,西路军总部和第九军剩下的部分同志,在三十军二六八团掩护下,集中到了石窝山头,举行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会议,会议作出三项决定:第一,将现有3000
多人就地分散游击,保存力量,待刘伯承率领的援西军渡过黄河以后,再去会合;第二、陈昌浩和徐向前离开部队,回陕北延安向党中央汇报;第三,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8
人组成。李先念负责军事指挥,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新编成的三个支队是:王树声、朱良才率九军剩下的300
多步兵和100 多骑兵为右支队,约500
人,到右翼大山打游击;毕占云、张荣率特务团一部、伤病员、妇女团余部及总部干部为一个支队,就地坚持游击战;李先念、程世才、李天焕率三十军千余人为左支队,到左翼大山打游击。西路军工委会随左支队行动。

血染红旗飘祁连

图片 2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