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是大众的事业,我的父亲苏秉琦

11月24日,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与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联合举办的“苏秉琦学术思想座谈会暨《我的父亲苏秉琦》新书首发式”在故宫博物院举行。由苏秉琦先生之子苏恺之先生撰写、三联书店出版的《我的父亲苏秉琦》一书正式出版发行。来自故宫博物院、国家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等全国数十家单位的代表参加了座谈会。
苏秉琦先生是我国现代考古学的一代宗师,是新中国考古事业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之一,在其60余年的考古生涯里,在考古学理论、实践、考古学教育等方面,均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创立了考古学上许多具有指导意义的学说和考古学基础理论。如提出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理论”;找到中国文明起源“破密”钥匙;分层中华民族的形成道路;论述中国的传统精神等。其提出的中国文明起源“满天星斗说”及其国家形成和发展模式理论,至今仍是开展中国文明起源研究最重要的指导思想。
座谈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大家在这里缅怀、追忆苏秉琦先生,就是要激励后人像先生那样全身心投身到中国的文物事业中来。先生的学术思想依然在当今的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故宫博物院前院长、著名考古学家张忠培先生表示:“看完了这本书,非常感动,这是一本好书。要真正理解苏秉琦的学术思想,必须理解他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生活经历。”,他认为:“苏秉琦是中国考古学进程中曾引导我们前进而且仍将引导我们前进的一位极为重要的考古学家,是一位巨人。当今中国考古学仍处于苏秉琦所开创的时代,我们仍要高举苏秉琦的旗帜,才能将中国考古学推向前进,才能超越苏秉琦,走出苏秉琦时代。即使到了那时,这曾经存在的苏秉琦时代,仍永远是屹立在中国考古学史上的一座丰碑。”该书的作者,苏秉琦先生之子苏恺之在座谈会上深情回顾了写作的心路历程,回忆了苏秉琦先生的个性、思想与生活点滴。苏先生的学生和一些与会代表也发言对先生的学术思想进行了探讨。

“考古的根本任务在于要对中国文化、文明的起源与发展,中华文明的起源与发展,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与发展做出正确回答。我们考古学是大众的事业,总归要还给大众些什么,这是行业的本分。”这是已故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的话。
11月24日,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与三联书店联合举办“苏秉琦学术思想座谈会暨《我的父亲苏秉琦》新书首发式”,由苏秉琦之子苏恺之撰写、三联书店出版的《我的父亲苏秉琦》一书正式出版发行。
苏秉琦(1909~1997),1930~1934年在北平师范大学历史系求学期间,就因才华出众,应冯玉祥将军之邀,去军队讲授《唯物史观世界史》。苏秉琦先生是我国现代考古学一代宗师,全国考古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在考古理论研究和大量实践中,创立了考古学上许多具有指导意义的学说和考古学基础理论。如:提出考古学“文化区系类型理论”,找到中国文明起源“破密”钥匙,分层中华民族的形成道路,论述中国的传统精神等。
苏恺之说,父亲只是一介布衣教授,却是中国考古学教育的主要创办者,参与建立了中国第一个考古学专业,培养了众多引以为傲的优秀学生;父亲没有官衔,但他非常自豪的是加入了中国考古学会,是中国考古事业的重要奠基者和主要领导者。
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张忠培说:“苏秉琦是中国考古学进程中曾引导我们前进而且仍将引导我们前进的一位极为重要的考古学家,是一位巨人。当今中国考古学仍处于苏秉琦所开创的时代,我们仍要高举苏秉琦的旗帜,才能将中国考古学推向前进,才能超越苏秉琦,走出苏秉琦时代。即使到了那时,这曾经存在的苏秉琦时代,仍永远是屹立在中国考古学史上的一块极为巨大的丰碑。”

苏秉琦1909年10月生于河北,是我国考古学家、新中国考古事业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之一。在60余年考古生涯里,他在考古学理论、实践等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特别是他根据牛河梁等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提出的中国文明起源“满天星斗说”及其国家形成和发展模式理论,至今仍是开展中国文明起源研究重要的指导思想。

24日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行的首发式上记者获悉,《我的父亲苏秉琦》一书是苏秉琦辞世18年后,他的儿子苏恺之撰写的回忆录。全书共30多万字,按照时间线索叙事,配有百余张照片插图,讲述了苏秉琦先生一生耕耘于中国考古事业的心迹与足迹,为广大公众打开了解和感悟苏先生求学经历、实践探索和理论思考的一扇窗。

以家人视角展现我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一生的新书《我的父亲苏秉琦——一个考古学家和他的时代》,日前由三联书店出版。苏秉琦因提出中国文明起源的“满天星斗说”闻名。

在“满天星斗说”中,苏秉琦把距今六千年至四五千年间中华大地区各区域迈进文明的诸考古学文化,比喻为满天星斗,展示出中华文明起源多元性、区域性、不平衡性的特点。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