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一战时代江西劳工为啥未遭推崇,移居云居寺

图片 4

内容摘要:1917年 8月
14日,经过几个月的踌躇,北洋政府终于对德、奥宣战,从此站在了协约国的阵营里。北洋政府考虑,如果协约国胜利,中国可以利用战胜国的身份收回青岛。不过,战事尚未分明,一个现实问题却摆在北洋政府面前——如何处置在华的德奥侨民。为了夺取德国在华利益,英国几次三番向北洋政府施压,要求严厉处置在华“敌侨”,并且声称“华境敌侨时有阴谋举动,恐于中国安宁及协商利益均有损害”。自1918年
9月 27日开始接收“敌侨”起,至1919年
9月最后一批“敌侨”遣返完毕,云居寺先后接收过商业巨头汉纳根、银行家柯达士、北京福德洋行经理贺尔飞等德国著名商人,高峰时移居“敌侨”达一百余人。移居云居寺期间,德国人不但有很好的生活待遇,而且被允许在云居寺各处游玩。

在我们印象中,中国仿佛一直是在割地赔款中度过的,别说要别人陪给我们,列强少勒索我们点我们都要感恩戴德了。可是被历史忽略的一个剧情是我们也曾得到过列强的一笔不菲的赔款。

图片 1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场帝国主义战争侵略性、非正义的战争,三十多个国家、15亿人口被卷入了战争,它对人类造成了巨大的物质和精神上损害。
中国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1、中国执政者一致认为,参加一战,有利于中国改善国际地位
对于中国参战的好处,早在战争爆发之初,梁士诒即有所预见,他对袁世凯说:“德奥以小敌大,战之结果,必难悻胜。在我见,正不妨明白对德绝交宣战,将来与和议中取得地位,与国家前途,深有裨補。”
1915年5月,中国政府被迫签下“二十一条”。袁世凯问陆徵祥有什么补救办法,陆回答:“只有参战,到和会时再提出,请各国修改。”
袁世凯死后,主政的段祺瑞亦相信,“日本既已加入,我若不参加,日本对青岛势必染指掠夺”,而“德国虽系当今之强国,但众怒难犯。料其难以取胜。将来协约国取得胜利,中国将成局外之人,而我国参加,那将迥然成另一局面。到时中国也是战胜国之一,和会上有我一席之地,
必将提高中国之国际声誉。”
除了争取国际地位外,段祺瑞还有一个动机,那就是借此抑制日本在华势力的发展。
中国参战后,即收回德、奥在天津、汉口的租界,撤销两国领事裁判权。同时获得协约国许诺:庚子赔款自1917年12月起暂缓五年偿还(俄国仅同意缓还1/3),免加利息;德奥赔款永远撤销(占庚子赔款总数的20.91%,其中德国9000余万两,奥匈400万两);改变《南京条约》“协定关税”条款规定的5%固定税率,允许中国提高5%关税;天津周围20里内允许中国暂时驻军,以防范德奥侨民。
2、中国收益巨大,除收回各种政治特权外,另可折合现金2.5亿元
中国没有出兵欧洲,但也实际援助了协约国。宣战以前,北洋政府即采取“明守中立,暗事参加”的“以工代兵”办法,派遣华工出国。“一战”期间,英法俄三国共招募华工30万人,为他们从事建筑、修路等体力工作。
还有为数不少的华工被违约送上战场,在战火中修工事、运弹药、抬担架,沙俄甚至将华工“编为军队,作前线冲锋之用”。战争期间,有约5万华工死亡。
因有以上作为,中国在战后得以战胜国资格,参加巴黎和会。在和会上,中国代表据理力争,终没能使日本在和约上声明归还青岛。山东问题外,和约上还确认了废除德国领事裁判权、取消德国庚子赔款、赔偿中国战争损失等内容。一旦中国拒签,未来就要同德国单独媾和,到那时,中国未必还能获得这么多的权益。
在这种情况下,北洋政府倾向于签约,而保留山东条款。但是国内民意已然沸腾,爆发了五四运动,中国代表只得拒签了《凡尔赛和约》。不过,中国在巴黎和会上成为国际联盟的创始会员国。
让人庆幸的是,学生们的游行活动并没有使中国外交陷于绝境。通过华盛顿会议,中日两国先后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例》《鲁案细目协定》,中国有条件地收回青岛。
1924年《中德协约》、1926年《中奥通商条约》签订,北洋政府不仅获得《凡尔赛和约》中有利于中国的条件,还从德国获得约8400万元的战争赔款。加上中国战时所获的德国船只,以及被免去的庚子赔款,中国总收益达2.5亿元。
总的来说,中国参加“一战”,不仅成功地融入世界格局,还以较小付出,收获了丰厚的回报,堪称是一次辉煌的外交胜利。唯“五四运动”之事,迄今仍有待后人深思。
第一次世界大战山东劳工为何备受青睐
一战期间,法国、英国及美军使用的华工不少于17.5万人,其中山东人占的比例应该不少于80%。俄罗斯使用的华工不少于3万人,以东北人为主,其次是山东人,如果考虑到当时东北人大量是籍贯山东,按照那时候盛行的祖籍分辨习惯,认为俄罗斯华工基本是山东人也完全可以。
1918年协约国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熙评价华工为“第一等工人,亦可为卓越之士兵”,这应该跟华工以山东人居多密切相关。
中国参加一战,分军队与华工两部分。军队方面,海军有海容号巡洋舰,陆军方面有参战军与赴俄支队。参战军是边组建边训练边准备开拔,具有战略预备队的意义。参战军有三个师,其中马良第二师驻扎济南,所部已经向青岛移动、整备,随时准备从海路开拔前线。马良第二师是以山东人居多的军队,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力投入战场,那么,首先上战场的将是山东人。中国方面在前已经投入战争的人员是华工,华工中最重要的部分也是山东人。
所谓华工,实际上就是不拿枪的战士。凡战争,军队能够投入一线作战的部队只能占30%-50%,其余部分需要用于后方防务和后勤;即使投入一线作战的部队,也只能是部分投入战斗。一般来说,战争现代化水准越高,所需要解决后勤、工事等问题的人力就越多,直接投入一线作战的战斗员数量反而越少。一战的特点是大规模使用远程火炮、机枪、滑膛步枪、圆锥柱形子弹和飞机,因此,欧洲战场无论西线、东线,都发生了战前谁都没有估计到的空前伤亡,各方出现了兵员严重损缺的危机。因此,当华工投入战争,协约国就得以将后勤、工事等作业让华工承担,抽调兵员补充一线战斗。
输出华工是中国政府与协约国之间的外交和战争合作,由于中国直至1918年8月14日才正式向德、奥宣战,所以,形式就采用了商业劳务输出的方式,最重要的输入国是法国、英国、俄罗斯,此外美军也使用了大量华工。一战期间中国到底输出了多少华工,至今尚无准确数字,我估计总数应在25万人左右。这些华工基本来自于山东、直隶、河南、东北、江苏、安徽、两湖、江西、两广、云南等。
法国、英国及美军使用的华工不少于17.5万人,其中山东人占的比例应该不少于80%。俄罗斯使用的华工不少于3万人,以东北人为主,其次是山东人,如果考虑到当时东北人大量是籍贯山东,按照那时候盛行的祖籍分辨习惯,认为俄罗斯华工基本是山东人也完全可以。
法国招工最重要是通过天津成立的以李兼善律师为总经理的惠民公司进行,该公司1917年8月在青岛成立由张执中负责的分公司。英国先以威海卫为中心,后来也移至青岛为中心在山东招工。俄罗斯在山东主要通过私人公司招工,以烟台为基地。即使他们在其他地区招工,由于通常是在口岸、交通枢纽实行,因此,也是以已经离开故土外出打工的山东人为首选。当然,他们在山东以外地区比如天津、浦口等地,招收到的是否真是山东人也未必,由于他们偏爱山东人,前去应招的其他地区者将自己籍贯填写为山东也有可能。
在山东本身而言,西部地区应招为华工的人较少,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最多是登州、莱州两府人士,这是山东最主要的苦力地区。其次是青州、沂州、胶州。西部主要集中在兖州、泰安、济南。
为什么如此偏爱山东人呢?从当时中国各地区人的体格比较来说,山东人总体上身材较高,体重较重,有“山东大汉”之称,比较适合强体力劳动。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在于山东人有特别能吃苦耐劳的品格,比如1904年创办的《东方杂志》曾经这样描述山东人:“彼等于旅行途中,能忍风霜雨雪之苦,敝衣褴褛,毫不介意,背负大粗布之囊,内储自制馒头,约数十余日之量。遇食时,则憩息路旁有井水之地,汲井水而食馒头。其唯一佳肴,则以铜板一枚,购生葱伴馒头而食之,入夜不肯投宿客栈,常卧于人家之檐下。一旦从事工作,不辞劳苦,不避艰难,虽酷热严寒,彼等亦无感觉,惟孜孜焉努力于劳动而已。”从当时的战争水平而言,除了还没有军事技术外,这样的人已经等于天然的优秀士兵了。1918年协约国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熙评价华工为“第一等工人,亦可为卓越之士兵”,这应该跟华工以山东人居多密切相关。

关键词:北洋政府;云居寺;德国;中德关系;协约国;移居;宣战;处置;德奥侨民;洋行

一战后,北洋政府以战胜国地位出席了巴黎和会,虽然最后由于五四运动未曾在协议上签字,但是北洋政府却单独与德国于1921年签署《中德协约及其它文件》(简称《中德协约》)。

作者简介:

而在这个新约缔结前的1917年3月14日,中国政府宣布对德绝交,启动了参加一战的第一步。通过这一举措,中国得以接收天津、汉口德租界,停付德奥庚子赔款,同时封存德国在华公产,接收德国在华轮船及其它军用财产。

  1917年8月14日,经过几个月的踌躇,北洋政府终于对德、奥宣战,从此站在了协约国的阵营里。当时,德国正占领着青岛。北洋政府考虑,如果协约国胜利,中国可以利用战胜国的身份收回青岛。这不失为一个解决青岛问题的好办法。不过,战事尚未分明,一个现实问题却摆在北洋政府面前——如何处置在华的德奥侨民。

图片 2

  20世纪初,德国的在华商业机构和投资规模仅次于英国。不但有大批的德国人在华经商,政府机构中的德国雇员也不少。对德宣战后,在华的德奥侨民变成“敌侨”,除了自愿回国的之外,还有3000多人滞留在中国。民国初年,中德关系不错,甚至许多军政要员都有留德背景。虽然中国对德宣战了,但北洋政府还是倾向于善待德奥“敌侨”,并不强行驱逐。可是,同为协约国的英国不乐意了。为了夺取德国在华利益,英国几次三番向北洋政府施压,要求严厉处置在华“敌侨”,并且声称“华境敌侨时有阴谋举动,恐于中国安宁及协商利益均有损害”。他们甚至提出把在华德奥侨民一律驱逐到澳洲安置。

北洋政府庆祝一战胜利

  北洋政府方面考虑,如果真把德奥“敌侨”赶到澳洲去,战后中德关系必然会恶化到无法转圜的地步。于是,1918年8月北洋政府内务部决定在中国南北各选择一处地点作为有嫌疑“敌侨”的集中移居地。北方的“敌侨”移居地选在了京郊房山云居寺。云居寺环境清幽,以石刻佛经闻名中外,自唐以来就是有名的佛家圣地,选择此处安置德奥“敌侨”,足见北洋政府的良苦用心。

8月14日,中国政府正式对德宣战并加入协约国阵营。协约国同意:德奥庚子赔款永远撤销(占庚子赔款总数的20.91%,其中德国9000余万两,奥匈400万两);协约国方面的庚子赔款停付五年(俄国仅同意缓还1/3),停付期内不加利息;改变《南京条约》“协定关税”条款规定的5%固定税率,允许中国提高5%关税;天津周围20里内允许中国暂时驻军,以防范德奥侨民。

  内务部不但按照德侨身份给他们分配了房间,配备了生活用品,还在云居寺移居地派驻了医生、翻译和消防队。如果不是设有军警把守,这里简直可以算作一个度假胜地了。自1918年9月27日开始接收“敌侨”起,至1919年9月最后一批“敌侨”遣返完毕,云居寺先后接收过商业巨头汉纳根、银行家柯达士、北京福德洋行经理贺尔飞等德国著名商人,高峰时移居“敌侨”达一百余人。

图片 3

  移居云居寺期间,德国人不但有很好的生活待遇,而且被允许在云居寺各处游玩。在此期间,北京福德洋行经理贺尔飞(Hans
Von
Hellfeld)拍摄了不少照片。从中,我们不但能看到云居寺山门、碑亭、牌坊、南北双塔等标志性景物,而且能看到“敌侨”住所、餐厅的内部陈设。照片中,德国“敌侨”们一个个衣冠楚楚,兴高采烈,完全没有俘虏的样子。不难看出,他们的确得到了北洋政府的优待,他们的际遇与那些被送到西伯利亚的德奥战俘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有学者认为,中国对德奥“敌侨”采取的这种宽松友善的政策,不但展现了中国人正义和富有同情心的一面,也为战后中德关系的恢复和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中国劳工旅

而后在1921至1922年的华盛顿会议上,中日两国先后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例”、
“鲁案细目协定”,中国有条件地收回青岛。1924年“中德协约”、1926年“中奥通商条约”的签订,使得中国政府不仅享有“凡尔赛和约”中有利于中国的条件,从此成功地融入了世界政治格局,还从德国获得了约8400万元的战争赔款,加上战时所获的德国船只,以及被免去的庚子赔款,中国总收益折合现金达2.5亿元。

所以通过这个条约的签订,中国不仅减轻了庚子赔款后极大的负担,而且中国在巴黎和会上已成为国际联盟的创始会员国,此新约的签订也表明中国开始融入世界体系。

图片 4

​巴黎和会

不过要替德国默哀一下的是,《凡尔赛条约》下的德国的赔款数额成了世界之最。在这份条约里,德国连本带利,要赔给英法美日等大国总计九千亿美元。而且德国的猪牛羊都没逃过英法算计,每年德国仅牲口,就要交给他们三十七万头。面对这笔残酷的勒索,德国名将兴登堡的愤怒说:简直是铲光德意志的家底!

                                             ——en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