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第一次水下考古大发掘,201陆年青海保定水下考古调查得到一定取得

图片 1

   
1998年11月,一根后来被称为“海峡人”的古人类左肱骨化石在泉州石狮海域被发现,印证了2万年前台湾海峡就有远古人类活动,说明了台湾海峡数万年前是与祖国大陆连为一体的陆地,台湾早期人类和文化来自大陆;2005年,惠安、晋江、南安等地发现多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出土面世的磨制工具石锛、带花纹的泥质陶和夹砂粗陶说明了当时人类使用工具的进步;这些年来,随着各地对水下沉船的考古打捞,宋元明清各时期的泉州陶瓷也浮出水面,充分印证了当时泉州作为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经济文化和对外交流的盛况……

  来源: 泉州网

   一些在泉州海域沉睡的不同时代的瓷器“宝贝”,被水下考古队员捧出水面。从8月4日开始启动的2016年泉州海域水下考古调查,近日圆满结束。

   
本月,泉州水下考古陆地调查正式铺开。6月9日将迎来中国第七个文化遗产日。本报今日盘点近年来的考古重大发现,让您重新领略泉州这个曾被誉为“海滨邹鲁”历史文化名城的魅力。(来源:
泉州网-泉州晚报)

  8月初,泉州将正式启动水下考古重点调查,届时来自省内外的20多名水下考古人员,将深入水下沉船疑点探摸、探测、扫描,搜寻泉州海丝文化的瑰宝。相比2012年启动的泉州沿海水下考古陆地调查,此次调查可谓“真刀实枪”,或将揭开一些历史谜团,并为下一阶段的考古发掘做准备。

  据了解,此次水下考古调查主要根据2012-2013泉州沿海水下考古陆地调查的成果,按照由晋江深沪-东海蟳埔-惠安崇武这三个中心,由南往北推进。

图片 1 蓝蓝泉州湾底,有一片神秘海域,等待我们去探索去发现

  2016年泉州水下考古调查工作队副领队、泉州市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张红兴告诉记者,在泉州海域陆地考古调查时,曾发现了不少的古代沉船线索,在本次的水下考古调查中,选出的古代沉船疑点都得到了确认或排除,取得了一定的收获。今后将择机选取一至两处重点,对其开展水下考古重点调查,弄清沉船的性质、保存现状及评估价值、开展研究等工作,进一步推动泉州水下考古事业的发展。

  [回顾]

  本次水下考古调查先利用声呐物探设备,对疑点分布区进行全范围扫测调查,了解水下遗址的分布状况、海床的地势、海床的质地,以及水深度等信息。在物探的基础上由水下考古专业队员进入水下,对水下遗址的分布情况、文化内涵开展详细调查工作,摸清水下遗址的基本情况。

  历时三年 走访35个镇184个村

  “泉州海域大部地方水下能见度偏低,尤其是泉州湾附近淤泥堆积严重,渔网也较多,队员们在进行水下探摸作业时克服了很大的困难。”张红兴说。

  2012年5月18日,泉州水下考古陆地调查工作正式启动。经过三年多的走访调查,日前泉州沿海水下考古陆地调查报告《泉州海洋文化调查概况》出炉。

  本次水下考古重点调查工作队队员、晋江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林清哲也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在晋江“家门口”做水下考古调查。

  泉州水下考古陆地调查工作队副队长张红兴介绍,调查分为野外和室内两部分。野外调查始于2012年6月,队员们先后赴晋江、石狮、南安、丰泽、台商投资区、惠安、泉港等地,沿着泉州沿海541公里的海岸线展开调查,共走访了35个镇、街道(乡)的184个村。

  “这是泉州第一次这么大范围、大规模的水下文化遗产调查,通过这次的调查,我们取得了一定的收获,同时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从水下考古陆地调查和水下考古调查结合来看,沉船的线索较多,这说明被誉为‘东方第一大港’的泉州,曾经确实是一个比较繁忙的港口。而从沉船点的线索来看,当时的船只出海都是沿岸而走,以前泉州的航海技术相当发达。”林清哲说。

  实地走访,加上文献查寻,便是陆地调查采取的基本方法。队员们力求做到文献记载与实地走访调查相互结合、相互印证,确保搜寻查证到有效的信息线索。“地毯式”的调查,也让他们掌握了最翔实的第一手资料。

  据了解,此次活动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在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统一协调的基础上,以福建省水下考古队队员为主,抽调全国其他地区水下考古专家和水下考古队队员共20多人共同参与。

  据介绍,水下考古陆地调查项目由中国国家博物馆、福建博物院、泉州海交馆、泉州市博物馆共同合作。

  泉州港古代称为“刺桐港”,历史上曾以“三湾十二港”闻名于世,泉州港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联合国认定的“海上丝绸之路起点”。此次水下考古的重点调查具有里程碑意义,将有力地助推泉州2018年的“海丝”申遗。

  [发现]

     (来源:晋江新闻网)

  走访750多人 新发现47处古代沉船疑点

  渔民、船长、船工;村民、干部;渔监、渔政、海警、海军……调查中,考古人员走访的各类对象达750多人,新发现古代沉船疑点和文物点共47处,复查古代沉船疑点3处,走访76处古代码头。

  “每一个疑点都经过详细的调查和论证,标出了较详细的位置,以及沉船所处海域的水文特征。”张红兴说,他们搜集到从清代、民国至近代的航海针簿、海图等资料7部,还考察了崇武、辋川、峰尾等6处古城旧址,以及10处明清时期的烽火台旧址。

  “通过普查,我们基本摸清了泉州水下历史文化遗产情况,为接下来的水下考古探测探摸,以及发掘保护,提供尽可能详细可靠的线索。”张红兴介绍,水下考古的技术、精确度等要求非常高,因此前期工作要做得很细。

  出水物陶瓷居多 最早追溯至五代

  泉州沿海究竟有多少沉船,沉船上是否有文物?这一直是市民和专家关心的问题。

  宋代青釉碗、青釉罐、庄边窑盏、青釉瓜棱罐,元代青釉双系罐,明代青花碗、德化窑汤匙,清代云龙纹青花碗和清晚期青花碗,还有无法确定年代的青花健身球……调查中发现了一批出水和出土文物,主要为陶瓷器、石构件、船板构件、铜器、铁器等。其中陶瓷器最多,器形种类多样,包括碗、罐、盘、碟、壶等。

  从年代上判断,这些出水物最早的为五代,其余大多为宋、元、明、清乃至民国时期;从产地上看,大多来自福建,也有来自江西、浙江,甚至有一些外国瓷。

  [未来]

  声呐下水扫描 考古人员或将下水探摸

  今年8月初至9月底,泉州将启动水下考古重点调查,第一站剑指晋江。

  “以晋江为中心,辐射石狮海域,开展第一阶段工作。”张红兴透露,结合前期调查的重要沉船疑点,如晋江深沪湾明末清初沉船疑点、晋江口沉船疑点,考古工作人员将下水展开探测探摸。

  通过声呐仪器对沉船疑点进行探测扫描,再通过扫描成像进行分析,“若可能性大、有沉船特征,将安排人员下水探摸确认;若沉船保存良好,且具有保护价值,我们将向上级申报,报请国家文物局审批,再考古发掘”。

  据悉,目前调查队已向省内外具有水下考古资质的专业人员发送邀请,届时或有20多名水下工作人员参与。

  此外,惠安也有一些沉船疑点被列入考虑范围。

  重要沉船疑点

  晋江深沪湾 沙滩曾惊现明代铜铳

  水下考古重点调查首站选择晋江绝非偶然。晋江深沪湾明末清初沉船疑点,是此次调查队将着重调查的水域。

  深沪曾先后发现距今7500-8000年的海底古森林遗迹、距今1万多年的古牡蛎礁、福建首次发现的史前沙丘类型遗址——庵山遗址等。而深沪镇的水下世界或将同样非同凡响。

  1999年12月24日,老渔民施修河迎着晨曦来到退潮后的滩涂中捡海螺,突然从泥土中翻出一块黑家伙,竟然是一门刻有“嘉靖”的火器。其实这是一门铜铳,随后他以2000元卖给他人,目前这门铜铳收藏在晋江博物馆。

  经过专家鉴定,铳弹膛内还贮一铁弹,该铜铳为国家一级文物,很可能出自郑成功的军队。消息传来后,镇上的居民一下子沸腾起来,来自四面八方的淘金者挤满海岸,有人甚至雇了一辆挖掘机挖掘。就在同一天,一门600多斤重铁炮出土。

  蟳埔海域

  捞出千年乌木桅杆

  2012年,晋江市池店镇溜石村渔民朱永太,在蟳埔海域拖网作业时感觉渔网非常重,还以为钩到了铁锭,拖回岸时“铁锭”突然脱网,他在脱网处插上竹竿做记号,几天后他下水寻找,找到的竟然是一根圆木头。

  这根木头可不寻常,是乌木桅杆。从上面削下一木块,先泡足了水称重是5斤,暴晒几天后再称,还是5斤。用火烧,灰烬竟是红色的。

  2014年,一名吴姓客商看到木头后很快断定:“这是乌木,并且是古船桅杆,材质在国内很罕见,可能是外来的。”最后,吴先生以1万元购下乌木,捐赠给泉州市博物馆。

  经测量,这根乌木重达2吨,长17.85米,刷新泉州已发现的桅杆长度纪录。据推算,乌木桅杆至少有上千年历史,原来的木船可达25米长,和1974年在泉州湾发现的南宋古船残存长度相当。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