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幸列传,看后对卫青适得其反

图片 46

原标题:“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后一句你知道吗?看后对霍去病大失所望

文/蓝梦岛主

问题:他们是不是汉武帝的男宠?

“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无论是史学价值,还是文学价值,司马迁的《史记》被公认为中国历代史书之最。

原创文章,已开启全网维权,抄袭必究!

回答:

但是,纵然是最正的正史,那也是人写的,其中必然夹杂着个人情感倾向。比如在《史记》中,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司马迁不喜欢霍去病,这种不喜欢甚至达到了厌恶和鄙夷的地步。

《史记》是太史公司马迁历时14年完成的长篇巨作,所载历史横跨3000年,上至上古时代,下至汉武帝年间。鲁迅先生将司马迁的《史记》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在史学价值和文学价值两方面都给予了《史记》至高无上的评价。

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了解司马迁与汉武帝的真实关系。实际上,汉武帝残酷地迫害了司马迁,司马迁心中对汉武帝是怨恨的。整个西汉时期,《史记》一直被官方封存于皇宫之中,甚至将之称为谤书。

图片 1

作为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又被公推为“二十四史”之首,堪称正史中的正史,其事迹和观点在史学界都具有绝对的权威性。

《史记》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史书,它开创了中国文人士大夫写史论史的先河。《史记》与它之前的编年体史书《春秋》、《左传》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以人物为中心叙述历史,多了对细节的描写,具有极高的史学和文学价值。鲁迅就曾经说过它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在《史记》中司马迁一反史学家的客观立场,把人物按照身份、地位和职业进行分类,尤其是贴标签,做道德标识。这就有了《佞悻传》、《循吏传》、《酷吏传》等篇章。
图片 2

最直接的证据是,司马迁竟然把卫青和霍去病都写进了《佞幸列传》。何为“佞幸”?就是指以谄媚得到君主宠幸的人。

但是,纵然是再正的正史,那也是人写的,其中必然掺杂着个人主见和情感。作为中国古代最声名显赫的史学家,司马迁也不能免俗,而被他给予了“王之蔑视”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卫青和霍去病。

其实,史记中专门给卫青和霍去病写了一篇,即《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里面将卫青和霍去病合并写了一传,同时又将公孙贺等十五个征胡将领放在此传,是史记中比较精彩的篇章。

《佞幸列传》里一共写了10个人,分别是:籍孺、闳孺、邓通、赵同、北宫伯子、周文仁、韩嫣、李延年、卫青、霍去病。这里面除了卫青和霍去病舅甥二人,其余八人无一例外都是历代皇帝的“床伴”。

说司马迁不喜欢卫青和霍去病绝非凭空猜测,而是有据可考。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司马迁竟然把卫青和霍去病写进了臭名昭着的《佞幸列传》。

但是,在《佞悻传》里,司马迁又特意提起了卫青和霍去病。这是有原因的。

在世人心中,常胜将军霍去病是千载难遇的大英雄,那么,司马迁到底为什么这么不喜欢他,把他看成“男妃”一类的人佞幸之臣呢?

图片 3

佞悻一词在现代是不折不扣的贬义词,用来形容小人中的坏人。但在汉武帝时代,佞悻一词的贬义不如现在那么强烈。佞的意思是邀宠,巴结,讨好。悻的意思是在上者向下施以恩惠,或是身份高的人向身份低的人表达宠爱之情。在司马迁看来,凡是通过巴结讨好或者仗着皇帝宠爱得官的人都是佞悻,而不论他日后的表现如何。所以,以司马迁的标准,凡是符合佞悻一词的含义,就符合《佞悻传》的入选标准。

(注:司马迁出生于公元前145年,霍去病出生于公元前140年,他们属于同一时期的历史人物。)

何为《佞幸列传》?《佞幸列传》是司马迁专门为无耻佞臣编写的传记,揭露了他们无德无才却专以谄媚事主,得宠后又骄横作乱危害朝纲的丑恶行径和肮脏灵魂,用以抨击皇帝重用奸佞小人的弊端。

卫青和霍去病都是西汉时期著名的外戚,但两人的情况略有不同。卫青能征善战,立下不世之功,但同时又能谦抑自守。他是天下外戚的楷模,后世的外戚几乎没有能在道德上超越他的。而霍去病则恣肆汪洋,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军事天才。他死的时候才24岁,但却以单骑奔袭匈奴的单于庭,敢于深入大漠挑战匈奴主力。当时西汉对匈奴作战最大的困难不是打不过,而是找不到匈奴主力,比霍去病长一辈的飞将军李广就是如此,空有其名却百战无功。

图片 4

司马迁在《佞幸列传》中一共写了十个人,分别是:籍孺、闳孺、邓通、赵同、北宫伯子、周文仁、韩嫣、李延年、卫青、霍去病。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十个人当中,除了卫青和霍去病,其余八个人无一例外都是板上钉钉的皇帝“男宠”,司马迁如此作为,不禁让后人浮想联翩。

图片 5

第一:

暂且不论卫青和霍去病是否真的是汉武帝的“男宠”,毫无疑问的是,在司马迁心中,他们都是霍乱朝纲的奸佞小人。

卫青和霍去病都是名副其实的功臣。往大了说,是民族英雄,他们在任何朝代都不应该被当作佞悻。但他们又的确是外戚,是汉武帝宠妃卫子夫的弟弟和外甥,他们的被重用首先是因为他们是外戚这个原因。

西汉时“文主和武主战”,司马迁推崇的是汉文帝、汉景帝时期的主和思想,反对汉武帝的主战思想。司马迁认为,和平发展让百姓安居乐业才是硬道理,常年征战劳民伤财,是好大喜功的表现。而卫青和霍去病是最狂热的主战派,与司马迁的治国理念冲突。

卫青和霍去病这对舅甥组合,被誉为大汉王朝的“帝国双碧”,他们抗击匈奴,战功赫赫,是人气极高的历史名将,深受广大历史爱好者的喜爱。

汉武帝这个人喜欢任用外戚,这是后世人尽皆知的事。他喜欢哪个女人,恨不得把江山都送给她的家人。所以,卫青和霍去病被写入《佞悻传》,不应该是意外事件。

第二:

那么,世人眼中的大英雄,为什么在司马迁心中反而成了奸佞小人呢?司马迁到底为什么对卫青和霍去病极尽鄙夷?

我们之所以对此反感,是因为《佞悻传》里写的是邓通、韩焉和李延年。他们都是以色事君上,怎么可以与卫青、霍去病放在一起,以至于把佞悻这个词拐带了。这就是我们与司马迁的区别。司马迁时代,佞悻就是佞悻。我们今天,佞悻是小人之尤。我们今天理解的佞悻是引申含义,不完全是佞悻的本意。
图片 6

司马迁对飞将军李广有着深深的崇敬和同情,而李广父子的死是卫青和霍去病直接造成的,司马迁对此耿耿于怀。

对于这个问题,笔者以下作简略分析,以供大家参考。

汉武帝用人不拘一格用人固然值得称道,但他重用外戚也是不争的事实。但司马迁并不明说,他是士大夫,名门之后,儒家的规矩对他是起作用的。他在行文时常以堂堂正正之师,却行阳谋之道。后世评价说这叫“怨而不怒,哀而不伤”。

在司马迁心中,李广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大汉武将,称赞他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李广戎马一生未能封侯,霍去病18岁却封了冠军侯,这一点司马迁也是非常不服的。

图片 7

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曾任武帝朝的太史令,专门负责记录和撰写宫廷史。汉武帝不喜欢司马谈,原因是司马谈过于耿直,对于汉武帝的过失不加掩饰,秉笔直书。汉武帝泰山封禅时,故意不让本应是重要角色的司马谈参加,借以羞辱。

图片 8

第一,卫青与霍去病的出身不光彩

但司马谈的人生理想是写出一部继《春秋》以后的史书。他的这个心愿没有完成就去世了,留下来的官职和夙愿都被司马迁继承了。
图片 9

第三:

司马迁出身于书香门第,其父司马谈就是汉武帝时期的太史令,司马迁算是子承父业,根正苗红。而反观卫青和霍去病这对舅甥,他们的出身就不那么光彩了。

汉武帝天汉二年,汉武帝派李陵为贰师将军李广利护送辎重。李陵心高气傲,觉得护送辎重的差使委屈了自己,自请以步兵五千远至单于庭以寡击众。武帝同意了。但李陵行至浚稽山时却遭遇匈奴单于主力,经八天八夜奋战,最终寡不敌众降敌。

司马迁看不起卫青与霍去病的出身。卫青和霍去病虽然都是皇亲国戚,一个是卫子夫的弟弟,一个是卫子夫的外甥,但他们却也都是母亲与小吏私通所生。

众所周知,卫青和霍去病都是外戚:卫青是皇后卫子夫的弟弟,而霍去病则是皇后卫子夫的外甥。卫青和霍去病都非常骁勇善战,后来封侯拜相靠的也都是战功,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最初确实是靠卫子夫上位才得到重用的。

武帝异常愤怒,群臣也都纷纷声讨李陵,唯有司马迁不以为然。他对武帝说:李陵侍奉亲人孝敬,与士人有信,一向怀着报国之心。他只领了五千步兵,却吸引了匈奴全部的力量,杀敌一万多,虽然战败降敌,其功可以抵过,李陵并非真心降敌,他是活下来想找机会回报汉朝的。
图片 10

司马迁认为,卫青和霍去病都是靠着外戚的身份爬上高位的。

除此之外,卫青和霍去病还都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但朝中小人多。有个公孙敖,本来是去接应李陵的,没有完成任务有点心虚,回来谎报说李陵投降后又为匈奴练兵,武帝气愤至极,夷了李陵家三族。而司马迁也以“欲沮贰师,为陵游说”被定为诬罔罪名。诬罔之罪为大不敬之罪,按律当斩。

图片 11

卫子夫与卫青实际上是同母异父的姐弟,他们的母亲卫媪只是平阳侯府中的一个婢女,后来与一个叫郑季的小吏私通生下卫青。

汉时律法,当斩之刑可以纳钱50万免罪,无钱可纳时亦可施腐刑代罚。司马迁家里世代史官,一清如水,哪里拿的出50万钱。这种情况在当时的士大夫阶层中,一般都会选择从容就死,因为死了可以不受辱。可是司马迁为了完成父亲的遗愿,毅然选择腐刑。所以日后司马迁常自称是刑余之人。

第四:

除了卫子夫,卫媪还有一个女儿叫卫少儿,她与母亲一样的美貌一样的轻浮,长大后与一个叫霍仲孺的衙役私通生下了霍去病。

其实,此后不久就证实了关于李陵为匈奴训练军队是谣传。李陵是飞将军李广的孙子,他年轻气盛,只带5000兵马就敢深入大漠,其胆识不输霍去病,虽然兵败被俘,但事后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也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汉武帝当时为了偏袒自己宠妃的哥哥而迁怒于李陵,事后发现冤枉了他,却拒绝认错,实在是自毁长城。如果汉武帝听从司马迁的建议,说不定会为西汉王朝成就出另一个霍去病。当然,司马迁也有问题,他可能是因为与李广是姻亲关系而过高抬举李广,把一个平庸的武夫塑造成了壮志难酬的英雄,让李广流芳后世,造成李广难封的遗憾,而李陵恰恰是李广的孙子。

除却以上三点,司马迁不喜欢霍去病的最主要原因是认为他人品不好。

这就是卫青和霍去病“不光彩”的出身,不仅是外戚,而且是私生子,对此《史记》和《汉书》等史料中都有明确记载,并非司马迁的一家之言。

此后九年,司马迁忍辱负重,终于使《史记》成书。其实在《史记》即将成书之前,汉武帝很担心司马迁对自己有恶评,多次向司马迁示好,但司马迁不为所动。

霍去病最备受推崇的一句名言就是“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但这句后面其实还有一句话,揭示了司马厌恶他的真正原因。

司马迁瞧不起外戚,更瞧不起私生子,所以对卫青和霍去病天生没有好感,这是原因之一。

《史记》中对汉武帝抑多褒少,对其过失毫不掩饰。所以,汉武帝看了《史记》后大发雷霆,下令封存,禁止任何人阅读。幸亏司马迁录有副本,才使《史记》流传下来。不过也因此造成了《史记》的版本谜案,让后世为《史记》的篇章和记述不一而争论不休。

通过元狩二年与元狩四年的两场大战,霍去病共斩俘匈奴10万有余,汉武帝为奖励爱将,给他修建了豪华府邸,但霍去病却拒绝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后面的那句则是“由此上益重爱之”。

图片 12

司马迁写《史记》为后世史官和士大夫阶层树立了一个几乎无法逾越的榜样。他和汉武帝的恩怨也彰显了中国古代士大夫阶层的绝代风骨和独立人格。一介书生在权力面前,哪怕是强悍如汉武帝,也能坚持不阿谀、不依附、不攀援、不朋比。比起天某朝知识分子的犬儒和苟且,不知要怎样的高山仰止、滔滔江水?!

图片 13

第二,政见不同

回答:

也就是说,因为霍去病说了这句话,汉武帝更加喜爱他了。司马迁认为霍去病是在作秀,在溜须拍马。

同为盛世之主,汉武帝与他的祖父汉文帝以及父亲汉景帝的治国理念却截然相反,具体说来就是汉文帝和汉景帝主张“以和治国,发展经济”,而汉武帝主张“以战治国,开疆拓土”。

司马迁在《史记.佞幸列传》中提到:“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自进。”在通篇列传中,司马迁在痛斥汉朝建立以来,皇帝的几个宠臣,仗着皇帝的宠信加官晋爵的同时,乱作非为甚至淫乱,后来都被处死或者自杀了。为什么司马迁要在这类人中突然点卫青和霍去病的“名”?其实并非偶然,这类人都有一个共同点:特别受宠;都有一个通病:就是骄横不会收敛。而卫青和霍去病也是因外戚卫子夫卫皇后而显贵受宠的,他们主要还是靠自已的才能受到提拔的,但是,司马迁并没有掩饰他们辉煌功绩背后的不足,人无完人,尤其是霍去病,司马迁在《史记》中对他的性情是直言的。

正是因为这句“由此上益重爱之”,司马迁将霍去病写进了《佞幸列传》。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文主和武主战”,也就是说大多数文官主和,而大多数武将主战。作为千古名将,卫青和霍去病无疑都是狂热的主战派,而司马迁则是主和派的代表,他推崇文景时期的怀柔政策,认为汉武帝派卫青霍去病常年征战是好大喜功的表现,不仅劳民伤财,还不利于国家经济发展和百姓安居乐业。

图片 14

另外,司马迁在《史记》中还批评了霍去病狂妄自大、苛待属下等缺陷。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司马迁与卫青和霍去病的政见不同,所以很难对其产生好感。

司马迁在《史记》中对霍去病的平时表现可看出,霍去病虽然很有本事,但是性情相当刻薄奢靡,甚至过于幼稚。他说:“霍去病小小年纪当了侍中之官,地位高贵,却不知道怜恤士卒。他率军出征时,天子派主膳食的太官,为他准备数十辆满载美味佳肴的膳车专门供他食用,出征回来,膳车吃不完的美味佳肴扔掉也不给那些吃不饱的士卒吃。跟他出征的士卒在塞外战场上,粮食都供应不上了,士卒们都饿得疲惫不堪了,他还要修建踢球场地。像这样类似的事很多。”

人无完人,霍去病或许真的不完美,但他仍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英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5

图片 16

责任编辑:

第三,司马迁同情李广

司马迁对霍去病的为人描述中,可知,这是一个思想性格还没完全成熟的富家子弟,“官二代”,然而这位有本事却性格不成熟的少年位至全军最高统帅,除了皇帝,没有人比他的地位更高了。加上皇帝对他的宠爱众所周知,一位身集军政大权和皇帝宠爱且本事极大又经常耍小性子的人,在皇帝眼里就是个存在的大隐患。如果这样的人不如意之时手中有统帅全军的大权,又倚仗最高统治者的宠爱,眼里容不得沙子,使起性子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关于飞将军李广,有两个最着名的典故,其一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其二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李广难封”说的是李广戎马一生战功赫赫,最终却未能封侯,而“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则是司马迁对李广的赞誉之词。

图片 17

李广是司马迁非常推崇的一位大汉武将,在他心中,李广的品行功绩远胜卫青霍去病,所以,对于李广的命运多舛司马迁充满同情。

据史料,汉武帝时期对匈奴实行第二次打击的漠北之战时,李敢曾随霍去病出征匈奴。公元前118年,李敢因怀疑大将军卫青陷害自己的父亲李广的原因剌伤大将军卫青,然而卫青并没有打算查究李敢剌杀全统帅的罪责,而没过多久,霍去病却因为这事趁在甘泉宫狩猎之时射杀了李敢。汉武帝得知霍去病射杀了李广之子的事后,大怒并责令霍去病调离长安到朔方去驻守,元狩六年,霍去病在去朔方的路上便病死了。当时他的死因说法是因为在漠北之战时匈奴人将病死的牛羊埋在水源,霍去病因为饮用了被瘟疫污染的水,瘟疫病发而死的。

首先,对于李广至死未能封侯而霍去病18岁封冠军侯,司马迁是非常不服气的,他认为汉武帝有失公允。再者,更重要的是李广最终的死是卫青和霍去病直接造成的,司马迁因此更加记恨这对舅甥。

年轻的霍去病被汉武帝授大司马,骠骑将军,封冠军候,成为与大将军卫青地位同等的汉朝军队最高统帅,此时的霍去病年仅23岁。然而这样一位年轻出类拔萃的年轻统帅却在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年仅24岁的时候突然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死因说法却是因两年前远征匈奴时得了瘟疫暴病而死。这个说法一直廷续了两千多年。两千年后,发达的医学技术却无情地否定了这个说法,一些专业人士认为,霍去病死于漠北之战两年后,不符合瘟疫的发病时间,得瘟疫而死的说法不成立。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这位年仅24岁屡建奇功的统帅英年早逝呢?

图片 18

图片 19

第四,司马迁认为卫青霍去病品行有瑕疵

两年后得瘟疫而死这种说法在今天看来是非常不靠谱的,因为它不符合瘟疫发病的时间,为什么霍去病射杀了李广之子李敢后不久便得“瘟疫”死去了呢?然而,司马迁在《史记.佞幸列传》中突然“点名”卫青、霍去病,必出有由。那到底是什么理由?我们难以确知,但基于以上有史料记载的事件及疑点,不免让我们产生联想掉入历史的迷雾之中。各位看官您们怎么看?欢迎下方评论留言!

除了以上客观因素,司马迁对卫青和霍去病的品行也颇有微词。

回答:

司马迁在《史记》中如实记载了卫青和霍去病的战功的同时,也记载了他们如何狂妄自大、苛待下属。另外,司马迁还着重抨击了卫青和霍去病善于谄媚事主、虚伪作秀的性格特点,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句着名的“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卫青霍去病最早见于正史是在《史记》中,其中有《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并非主载在佞幸列传,所记事例和行文多有溢美之词,作者赞叹之声也流于笔端,对卫青推功让爵,礼贤下士,和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名将风度大加推崇,并无刻意贬低。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这是霍去病最着名的至理名言,也是后人推崇他的主要理由。岂不知,这句话其实还有后半句。

图片 20
而史记《佞幸列传》第六十五,本传所描写佞幸主要是文帝时的邓通,武帝时,韩王信的孙子韩嫣,李广利的弟弟乐师李延年,他们都是“以色幸者”,简单说,是皇帝的男宠。在其中有“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一句,这一句引起后人误解,因为之前列举的多是皇帝男宠,而以为卫霍也是此类人,误解者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

霍去病因为战功卓着备受汉武帝宠幸,为了奖励爱将斩俘匈奴10万,汉武帝特地下令给霍去病修建豪华府邸,但霍去病却断然拒绝道:“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图片 21
史记《佞幸列传》的佞,说文解说,“巧谄高材也”,揣摩上意善于逢迎,以言行得利,而幸字,“吉而免凶也”。佞幸,指以谄媚而得宠幸。由此可知,本传所列之人是无实绩,以溜须拍马或色相取悦人主得到信任宠信的人,并不是专指男宠,有以色幸也有以外戚幸,还有以言词幸。而涉及卫霍,只是行文间的转折,起承上启下作用,单独指出来,用意是说他们最终不是佞幸,初时以外戚身份受宠信。“自是之后,内宠嬖臣大底外戚之家,然不足数也。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

故事说到这里,大家都比较熟悉,但《史记》中紧随其后的一句却是“由此上益重爱之”。也就是说,因为霍去病说了“匈奴未灭,何以为家”这样的感人之词,汉武帝对他更加喜爱了。司马迁的言外之意是,霍去病此言并非发自内心,而是在作秀,目的只是通过标榜自己获得更多好处。

图片 22
“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译为白话即是,卫青霍去病也因为外戚的身份而得到显贵和宠信,但他们都能凭自己的才能求得上进。最后笔锋一转,引出太史公发泄不满,认为帝王宠爱和憎恶的时机容易产生严重后果,对佞幸持贬斥态度。

综上,司马迁对卫青和霍去病确实持有厌恶和鄙夷态度,至于这到底是中肯评价还是偏见观点,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读史鉴今,修心明性,欢迎关注南方鹏共同探讨。

回答:

谢友邀答。

卫霍是单列传,没在佞幸列传里!

卫霍是汉武帝的外戚不假,被重用宠信也是真的,但他俩绝非佞臣,而是凭真本事硬功夫立世的名将!刘彻依靠他俩取得了抗击匈奴的辉煌业绩,他的封号”武″里有卫霍的一半功勋。

佞臣是只会吹须拍马、没有真才实学的小人,卫霍能是这种人吗?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骝骝即真相大白。匈奴末灭,何以家为!冠军候霍去病的名言,当为后世楷模。
图片 23

回答:

首先要说清楚,《史记•佞幸列传》是汉代佞臣邓通、韩嫣和李延年等人的合传,与卫青霍去病关系不大,不能因为提及两位,就碰瓷说人家是佞幸。

西汉的皇帝有断袖的优良传统,高祖、惠帝、文帝、景帝、武帝都好这口,是否遗传有待考证,但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放着后宫佳丽三千,却对男人情有独钟,只能用真爱来解释了。图片 24图片 25

从这个角度来说,《史记•佞幸列传》实则是一篇对同性恋者的攻击文章,全文开篇第一句就是:谚曰“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固无虚言。非独女以色媚,而士宦亦有之。全文基调可见一斑。

《史记•佞幸列传》全文虽然短小,但佞幸是一个也不放过,日慕乡关在此大概说说。

参考资料:《史记》、《汉书》

(1)籍孺:刘邦基友 (2)闳孺:刘盈基友 (3)邓通:刘恒基友 (4)赵同:刘恒基友 (5)北宫伯子:刘恒基友 (6)周文仁:刘启基友 (7)韩嫣:刘彻基友 (8)李延年:刘彻基友

其中着重讲了邓通、韩嫣、李延年三位。图片 26

邓通就是汉文帝刘恒的男宠,司马迁说他是:独自谨其身以媚上而已。邓通与文帝相识的过程说起来到有些传奇,文帝做梦自己升天乏力,被身后一个穿黄衣服的郎中推了一把,顺势飞升,醒来后念念不忘,依据梦境寻找恩人,最终找到宫里专职掌管行船的小吏邓通,邓通自此与文帝双宿双飞莺莺燕燕,文帝为讨邓通欢心,不惜赏赐铜山与他,搞得后宫佳丽恨之入骨。

韩嫣是楚汉战争时期韩王信的重孙子,与刘彻可谓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为了讨刘彻欢心韩嫣主动要求带兵攻打匈奴,为了练习武功,不惜天天用金弹子打鸟,搞得长安不少人活都不干了,就跟着韩公子打鸟捡弹子。图片 27

而李延年同样大大有名,他原本因犯法而受到宫刑,负责饲养宫中的狗,后因擅长音律,故颇得武帝宠爱,爱来爱去最后爱到床上去了,《史记》说他“与上卧起,甚贵幸,埒如韩嫣”。

这李延年也确实厉害,自己和基友刘彻搞得干柴烈火,销魂之余还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了刘彻,就是那位“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的李夫人。而他的弟弟李广利也跟着沾光,做了贰师将军!

大家都是受过宫刑的人,但人与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难怪太史公心里不平衡,用笔狠狠恶心他们一下!图片 28图片 29

卫青霍去病只是被提及,佞幸并不是指他们。《史记》中专门为卫青霍去病爷俩开个专栏,叫做《卫将军骠骑列传》,较为客观的记述了卫青霍去病的生平功绩。

但既然出现在《佞幸列传》,要说没有一点问题也说不通,比如说卫青霍去病到底是不是武帝基友。

日慕乡关认为:很有可能是。

《史记•佞幸列传》说他们: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翻译过来就是至于卫青、霍去病也因为外戚的关系而得到显贵和宠幸,但他们都能凭自己的才能求得上进。图片 30

听起来好像是表扬,但仔细品品,好像有点别的味道,比如说宠幸是意思?

再回到《卫将军骠骑列传》中,针对卫青通篇比较客观,但却猛的来了一句:大将军为人仁善退让,以和柔自媚于上,然天下未有称也!

和柔自媚于上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各种解释都有,尤其是“媚”,古语今语含义并无大的差别,什么意思大家自行想象。

至于霍去病就更露骨了,霍去病年十八,幸!再有洗白就的掌嘴了。

太史公为什么要专门恶心一把后世口碑极好的卫青霍去病?这其中有许多原因,日慕乡关整理了一下,供大家评说。图片 31图片 32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老贵族看不起新贵族

太史公太史世家出身,可谓官宦子弟,贵族出身,瞧不上卫青霍去病这种靠关系上位的外戚泥腿子,纵然对方立下不世功勋,依旧难以摆脱出身低贱的原罪,尤其是他们外戚的身份,更是招致太史公的反感,且在太史公看来,卫青霍去病不过是赶上好机会,是武帝厚此薄彼刻意包装的结果,实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

(2)为李广出气

李广是太史公的老友。却因为卫青的缘故屈死沙场,而李广儿子李敢又死在霍去病手里,太史公无法伸张正义,就用笔为老友报仇。图片 33

(3)恨屋及乌

武帝年间虽然取得了对匈奴作战决定性的胜利,但却是国力耗尽,民不聊生。太史公对武帝穷兵黩武好大喜功十分讨厌,所谓恨屋及乌,皇帝的坏话不敢说,就把怨气发在这些为国尽忠的武人身上,当然不会有好话。


我是历史达人日慕乡关,欢迎关注!

回答:

我是历史问答达人“青言论史”,乐于为您解答中国古代史的相关问题。


这个问题,说实话,只能说是题主啊,你还是回头把《史记》好好翻一翻吧!图片 34

《史记》的列传第五十一,总第九十三篇,就是《卫将军骠骑列传》,也就是大将军卫青和骠骑将军霍去病的列传。洋洋洒洒数千言,传主正是卫青和霍去病。图片 35

而《佞幸列传》里面,只有三个人物:邓通、韩嫣和李延年,通篇根本就没有提到卫青和霍去病这俩人。图片 36

怎么会有“卫青和霍去病为什么会出现在《史记•佞幸列传》里面?”这种问题?还是先把《史记》好好读一读啊!


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青言论史”,也欢迎您的批评指正。

回答:

因为卫青和霍去病的起家就是佞幸,司马迁只是秉笔直书而已。

事实上,我们不难发现:在参与对匈战争之前,卫霍两人主要是作为外戚受汉武帝重用,都并没有很高的军事素养和足够的军事实践——卫青曾经的「骑奴」身份是他仅有的骑兵训练,霍去病在成为将领之后,还被武帝要求学习「孙吴兵法」。

相比《史记•佞幸列传》中的另一人物韩嫣,卫霍在「善骑射」、「习胡兵」方面是有所不如。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如果韩嫣没有因为娇宠不法被武帝的皇太后处死,熟悉其祖父韩颓当(韩王信生于匈奴的儿子,曾经担任匈奴骑将,后归汉被封为弓高侯,在平定七国之乱时“功冠诸将”)掌握的匈奴骑兵战术的他也许也会在对匈作战中起到极大的作用。

韩嫣确凿无疑就是武帝的男宠,因此,没有理由认为汉武帝的男宠都是娘炮,实际上,汉武帝实际更爱武勇的阳光少年型人物,再对照《佞幸列传》的定位,思过半矣,其实不待细说,乃们懂的。

图片 37

(韩嫣的剧照,因为其身份,从导演演员到观众或许都有刻板印象)

但是,听话听全,司马迁在《史记·佞幸列传》中的整句话是这样的:

style=”font-weight: bold;”>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

在说了卫霍的出身之后,充分肯定了他们的才能和个人努力。

事实上,对于汉朝、武帝和卫霍本人来说,最大的幸运在于,卫霍两人的缺乏汉朝传统军事训练,反而成为他们创新的优势所在,他们借鉴敌人的骑射,却以强化的骑兵冲击战术发挥汉军的核心竞争力,取得了李广所未曾想象的成功。

无论出身如何,卫青和霍去病是杰出的军事将领这一点无可争辩,这也是司马迁给予他们另外的单独传记的原因(《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

图片 38

图片 39

至于是不是司马迁因为对武帝和卫霍不满(也夹杂为李广抱不平的因素)刻意丑化卫霍两人?回答很简单,不存在的。

班固在《汉书·佞幸传》用了和太史公相近的表述:

style=”font-weight: bold;”>卫青、霍去病皆爱幸,然亦以功能自进。

在《汉书·司马迁传》中,班固对司马迁颇有微词:

……又其是非颇缪于圣人,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序游侠则退处士而进奸雄,述货殖则崇势利而羞贱贫,是其所蔽也。

但是班固并没有认为司马迁对卫霍两人的这个评价是挟私报复,是是非颇缪于圣人,可见

太史公和班孟坚在这一点上都是秉笔直书、临文不讳。

至于卫青霍去病,姑且允许我引用歌词:

看罢了古今多少事,英雄莫问出身。人活世上争口气,一腔热血几回拼。

就酱。

图片 40

回答:

因为卫青和霍去病就是汉武帝的“男朋友”啊。

汉武帝这种“男女通吃”并不是只针对卫青和霍去病,后来汉武帝宠爱的李夫人哥哥李延年不也是汉武帝“男朋友”吗?

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真是无需争辩的,只要认认真真把司马迁的《史记·佞幸列传》读一遍就能知道司马迁就是说卫青与霍去病是汉武帝“男朋友”。

在《史记·佞幸列传》里与卫青和霍去病同样列名其上的李延年、韩嫣都是100%汉武帝男宠,“与上卧起”了。

司马迁在《佞幸列传》最后这句话“自是之後,内宠嬖臣大底外戚之家,然不足数也。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的意思就是明白无误指出卫青与霍去病就是汉武帝的“男朋友”。

我在这里再提几个旁证,司马迁在《史记》谈到霍去病时专门提到了一句“霍去病年十八,幸,为天子侍中”,而东汉班固在《汉书》里专门删去了这一个“幸”字,“去病以皇后姊子,年十八为侍中,善骑射”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传统史家讲究“隐恶扬善”,当然,所谓的“隐恶”不是说不记载,而是把传记主人做的“恶事”挪到相关人等的列传或者记载里去。

这样既没有篡改史实,也做到了不当面揭短。

班固把霍去病本传里的“幸”字删掉就是这种情况,但是班固还是有操守的史学家,所以他在《汉书·佞幸传》里不但保留了卫青与霍去病的名字,而且班固还怕读者不清楚,把司马迁的“以外戚贵幸”改成了“皆爱幸”。

而且还专门提到了汉武帝另一个“男宠”,韩嫣的弟弟韩说,说他“亦爱幸”。

卫青与霍去病史料其实就这么多,怎么解读完全是看个人,但是我这里还要提一个后世史学家认为司马迁和班固说得对,卫青与霍去病确实是汉武帝“男宠”的证明:

同为二十四史的《南齐书》,作者是南梁吏部尚书萧子显,他在编纂《南齐书》时也编纂了《佞幸传》,而在《南齐书·佞幸传》里,萧子显把霍去病与韩嫣并列。这说明在萧子显的年代,大家普遍认为霍去病和韩嫣一样,是汉武帝“男朋友”。

回答:

谢邀。不管这个问题背后有什么潜台词,我只想说:将卫青、霍去病这样功勋卓著的民族英雄与“佞幸”并论,不管是从事实还是逻辑来说,都是完全说不通的。

图片 41

先介绍下《史记·佞幸列传》,司马迁在这篇传记里主要写了三个人:邓通、韩嫣、李延年。

邓通是汉文帝男宠(皇帝亲近的男子,不一定要扯上同性恋),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但为人谨慎,会邀宠,有一次文帝生了脓疮,他竟用嘴去为文帝吸脓,也真是恶心到家了……景帝当太子时就恨透了邓通,一上台就把他整死了。

相比之下,汉武帝的两位男宠格调就要高多了。韩嫣是将门之后,懂兵法战阵,李延年则是位著名音乐家,代表作是《佳人曲》(北方有佳人),这两人生活很不检点,仗着皇帝恩宠,竟跟后宫的女人们勾勾搭搭,也先后死于非命。

这三位仁兄,司马迁当然不待见,把他们归入“佞幸”,后人也没什么意见。

图片 42

千不该,万不该,司马迁在《佞幸列传》的末尾加了段话,译成白话是这样的:“李延年死后,皇帝男宠大多出自外戚之家,卫青、霍去病也以外戚身份而受宠,但他们很能凭才能得到晋升。”

这话一说,争议自然就来了。

先说逻辑问题,司马迁说男宠多出自外戚之家,并没有说外戚就一定是男宠,有人仅凭这句话将卫、霍归入“男宠”,显然是逻辑不通。

再说事实问题,卫青、霍去病,汉朝抗击匈奴的最大功臣,号称“帝国双璧”,深受后世景仰的名将,邓通、韩嫣之流跟他俩哪有可比性?

司马迁当然明白,所以他写《卫将军骠骑列传》,洋洋数千言,记录了两人的赫赫战功,虽不及《李将军列传》那般荡气回肠,也算是写得比较到位了。

图片 43

那么在《佞幸列传》末尾冷不丁扯上卫青、霍去病,司马迁用意何在?后世有人说他是记恨武帝而嫉妒卫、霍,有抹黑之嫌。

在我看来,这一点很难辩解。因为作为一代文史巨擘的司马迁,不会不知道这样写可能引起的争议,以及可能给卫、霍、武帝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他还是这样写了,说是发泄怨气也说得过去。

毕竟人非草木,下边无辜挨了那一刀,怨气自然极深,找机会发泄发泄也是人之常情,各位以为呢?

更多精彩的国学历史内容,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三好国学堂”!

回答:

感谢邀请,这个话题有点意思。

可能很多人不同意,但是个人依然认为,司马迁对“佞臣”是带有一定的偏见的,当然这不影响“太史公”的伟大,毕竟人无完人。当然,除了卫,霍,主要人物邓通,赵同,李延年等人确实无才无德,也可能是这样,造成贬低卫,霍的“错觉”,也不一定。

图片 44

在看《史记.佞臣列传》时,提到卫霍,司马迁说“卫青,霍去病亦以外戚贵幸,然颇用材,能自进。”这段明显有“酸溜溜”的感觉,意思好像说“卫青,霍去病能建功立业,都是因为皇帝的宠信为前提。”当然,这话也不虚。但是,卫青能收复河套,霍去病能深入敌后,大汉“双子星”,那不是盖的。即使再有偏见,司马迁依然话锋一转,说了宠信之后“有才能,能自进”,并且也立了卫青,霍去病的传。

司马迁之所以对卫,霍有一定偏见,其实主要是对景帝,武帝的不满,还有对李广家族的同情,说到底,根源在汉武帝。

图片 45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李广从汉景帝时期就是名将,一直到武帝,却死于狱卒的欺凌下,所以民间对李广是很同情的,甚至有“李广难封”的说法。《史记.李广传》的篇幅也不短,而且很详细,司马迁对李广是很认同的。李广的死,有一部分性格原因和汉武帝的责任,其实不应该怪主帅卫青。但是,随后李广的儿子李敢因为刺杀卫青被霍去病所杀,这可能让对“李家”有好感司马迁不满。李陵被迫投降匈奴,汉武帝本来派公孙敖去接李陵,公孙敖无功而返,回来报告听到的流言,结果汉武帝杀了李陵一家。这件事公孙敖做得不地道,而他又是卫青阵营的重要人物。(公孙敖除了救了一次卫青的命,其他的事,几乎可以说“名将之坑”呀。)

图片 46

所以,为李陵辩护而遭受“宫刑”的司马迁心里对卫青,霍去病多少产生不满。更重要的是,这些不满主要根源在汉武帝,他也不能明说,只能通过《佞臣传》来告诫和发泄,希望汉武帝能有所悔悟吧。

以上是个人看法,欢迎讨论,不喜勿喷。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